风中々梨花

徐嘉靖Justin·LoFoTo:

九寨沟的芦苇海,海子似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绸缎,嵌在这一片茂盛的芦苇丛中。传说这条美丽的玉带河是由九寨沟女山神沃诺色嫫的腰带所变幻而成的。(新浪微博:@徐嘉靖Justin

游荡在尼泊尔的街头巷尾(二)

那么天涯:

                        时光远去了,巴德岗还在!


加德满都有三个杜巴广场,印象最深的是巴德岗杜巴,紧挨广场的是巴德岗古城。





封面的图片是我这次旅行中很看重的,很重要的元素是那支挂在砖墙上的的表,其次是画面与我毫无呼应的一切。拍完这张照片,我脑子里就冒出了那句话:时间是个黑洞。它淹没一切,也昭示一切。







我很惊讶尼泊尔这个高山的国度,继承古老也包容现代,美国的现代,印度的传统,中国的现货,在这个巨大的山坳里汇流,形成尼泊尔独特的温和的气质。




纺线,制陶,家庭手工作坊仍盛行与现今的巴德岗古城。那些潮湿的,阴冷的深巷,虽经被今天的外来文化和商业淘洗,却依旧保持着原始的风貌,古老的木雕和布满青苔的砖瓦,镌刻着故园的沧桑。




说到古城,咱们自己有很多,我也去过不少,后来渐渐对那些古城起腻了,因为不少古城都是假古济今的,是美院学生帮着修的。




最早学习摄影的时候,我喜欢去山西和河北交界地带的蔚县,那里的古堡和古城有很多保存得很好,不是因为我喜欢老旧破烂,是因为古城的原貌就是停留在那里的一段一段的时光,人有四处游走的愿望,是希望从别的时光里,揣摩看到自己的某种可能。







我的一个喜欢摄影的朋友到了那里,花10元买个羊铲,就改捡漏的考古工作者了,据说家里现在古董不多,羊铲堆了半车库。巴德岗不用描眉画眼,不需要铲子和凿子,随便一瞥,都是历朝历代的声色。


  


拍下这母女俩的时候,巴德岗古城的大门刚刚打开迎客,从古老年代燃起的香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让每根石柱上和每个回廊下,都有了虔诚的氤氲。 


这些照片都是在一个下午,在巴德岗的街巷里完成的。


不知你看到的画面是否像我以为的那样安静和温暖,后来伸手跟我要糖果的和钱的母亲,笑得都很含蓄,像塔尖上折射下的一束散漫的光,让想象中的从前又回到了从前。